健康管理-将系统谋划中国中医药产业发展战略-食品资讯

  • 时间:

中国新说唱

國醫大師金世元曾表示,中醫中藥是一個理論體系,不可分割。葯是中醫治病的有力武器,中醫中藥必須密切結合,才能形成戰勝疾病的有機整體。

中醫藥之病在腠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李廣乾告訴本報記者:「中醫、中藥分別管理體制是病根兒。」

尤其是2016年頒佈的《中醫藥法》,讓中醫藥發展從此有法可依;同年,還建立了由國務院領導同志牽頭負責的國務院中醫藥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國家對中醫藥行業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在今年7月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上,《關於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的意見》通過審議,會議還對中醫藥發展以及開展區域醫療中心建設試點等工作提出要求,特別提到要發揮中醫藥在疾病治療和預防中的特殊作用。

今年6月出台的《關於印發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化葯及生物製品)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更是對行業發展產生重要影響。《通知》第三條明確規定,西醫不能開具中成藥和中藥飲片,除非其按照要求進行了系統的中醫藥學習,並考核合格。如果要開中成藥,需要「經過不少於1年系統學習中醫藥專業知識並考核合格」;如果要開中藥飲片,需要「參加省級中醫藥主管部門認可的2年以上西醫學習中醫培訓班(總學時數不少於850學時)並取得相應證書」。

業內人士表示,中醫產業發展需要儘快進行系統的梳理和解決。

事實上,在此之前,我國超過70%的中成藥由西醫開出。此外,在審批、進醫保目錄、進院、臨床使用中也進行了一些限制,中成藥產出持續下降。業內人士擔心,在西醫禁開中成藥再加上醫改控費、藥品零加成、控製藥佔比等一系列組合要求下,很多中成藥可能將退出綜合性醫院。

據了解,由高端智庫牽頭,相關政府職能部門、企事業單位、投資、科研等機構參加的課題組正在籌備,將系統謀划中國中醫藥產業發展戰略,做好頂層設計。

從產業發展角度講,中醫與中藥各自為政,不利於中醫藥整體規劃。

多頭管理不利於行業長遠發展雖然支持政策不斷,但中醫藥產業的經營發展卻每況愈下,與醫藥行業的整體增長形成了反差。

在時代機遇面前,我國中醫藥產業該如何把握機遇,需要做好哪些準備?

顯然,中醫藥當前的發展現狀並不符合所處的大機遇期,也與各界的期望漸行漸遠。中醫藥要真正發展起來,首先要給中醫藥「鬆綁」,這是行業里形成的共識。「鬆綁喊了很多年,首先要明白是誰綁的。」北京平心堂中醫門診董事長張曉彤在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說,「《醫師法》和《藥品管理法》是西醫的標準,並不符合中醫的發展規律。」

2016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頒佈了《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標志著我國中醫藥全面推進海外發展戰略,「一帶一路」倡議為我國中醫藥對外輸出帶來了機遇。

「西醫講成分,某種成分治什麼病;中藥講藥性,某種藥性糾正人體的某種偏性。這兩個體系不一樣。」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同仁堂中醫藥文化」代表性傳承人金靄英表示。

機遇如何變現實我國正在逐漸步入老齡化社會,2020年老齡人口佔比達23.4%。而老齡人口的保健養生需求最迫切,中醫在養生方面具有天然優勢。

原301醫院中醫院政治協理員羅元生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習近平總書記通過自己的外交足跡,已經讓中醫藥成為了中國與世界各國開展人文交流、促進東西方文明交流互建的重要內容。

「中成藥主營業務從2015年的6697億元,下降到2018年的4655億元,兩年之間下降了30.5%。與此同時,中醫藥產業收入在整個醫藥產業收入的佔比從2016年的29.2%下降到2018年的24.6%,產業地位也迅速下滑。」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本報記者。市場預計,中成藥業務還將進一步下滑。

中醫藥全產業鏈應該如何抓住前所未有的重大機遇期,把機遇變成現實?日本漢方葯是在我國中醫藥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但日本漢方葯在產品劑型、包裝和質量控制以及中藥西制方面均優於中國的中成藥,因此漢方葯不僅在國際市場上成為中國中成藥的最大競爭對手之一,而且在進軍中國市場參与中國國內的市場競爭方面也擁有較大優勢。日本漢方葯發展的成功經驗,我國中藥產業能否借鑒?

近年來,國家高度重視中醫藥發展,堅持把發展中醫藥復興和傳承提升至國家戰略,並作為健康中國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給予政策推動:2016年2月,國務院印發《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同年10月,國務院發佈《「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2017年7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以下簡稱《中醫藥法》)開始實施……據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6年—2018年三年時間,陸續發佈的中醫藥行業各項發展政策、法規文件達15份之多。

但其市場潛力尚沒有完全釋放出來。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目前,全世界40億人使用中草藥治病。市場研究機構MRFRD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中草藥市場容量800億美元。中國海關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中藥貿易出口總額39.09億美元,絕大多數是中藥材和低附加值的植物提取物,其中,中成藥出口額僅有2.64億美元。

「醫生是槍,葯就是子彈,槍和子彈能分開嗎?」張曉彤說,「分開管理就給了互相推諉不用負責的空間。」

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地方政府對中醫藥行業也是厚愛三分,紛紛出台地方性促進發展政策,甘肅、安徽、河南等省都提出了打造中醫藥強省的目標,將中醫藥發展納入當地經濟社會發展規劃。

本報記者調查了解到,雖然「中西醫並重」是我國新時期衛生工作的方針,「但實際上中西醫的一碗水從來沒有端平。」上述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說,「我國醫療體系改革和西醫主導地位的確立,重西醫、輕中醫的現象越來越嚴重,導致中醫藥扶持政策難以有效落實。」

從2019年上半年70家中成藥企業公布的年報來看,有40%企業的凈利潤出現下降,其中凈利增速超過20%的企業不到20家。在2019年上半年,營業收入超過50億元的7家企業中,僅有華潤三九和太極集團兩家企業的凈利潤增速在20%以上,其餘大多數企業的凈利潤增速在10%以內甚至出現下滑。

隨着人口老齡化時代的到來以及健康意識的普遍提高,大健康產業被公認為是全球最大的產業之一。而且,在社會醫療保障福利提升、疾病預防及早期干預的趨勢下,醫療健康支出逐漸從疾病治療向健康護理轉變,具有「治未病」獨特優勢的中醫藥產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中醫藥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要着力推動中醫藥振興發展,堅持中西醫並重,推動中醫藥和西醫藥相互補充、協調發展,努力實現中醫藥健康養生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產業發展備受重視中醫藥具有貫通一二三產業形成「全產業鏈」特性,已成為我國新的經濟增長點。從1996年到2016年,中藥產業的增長達到36倍之多,其中,中藥飲片的規模20年間增長了416倍。資料顯示,2017年,我國僅中藥工業總產值就達到了9000億元,而中藥大健康產業規模甚至高達2.5萬億元。

據了解,中醫藥的醫和葯分屬不同部門管理,中藥質量歸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醫療、醫生歸衛計委,中藥生產企業藥品價格歸發改委管理。

行業內一直呼籲,中醫藥的標準不能用西醫藥的標準來套用。中醫藥標準規範由於中醫的特點和西醫藥有所不同,因此,要建立起符合中醫,特別是符合中藥的質量和標準的規範。例如,目前生產成藥時,對中藥材原料的評定是按西醫的成分含量標準來測定合格中藥材。「人蔘葉子所含的人蔘皂甙,比人蔘還多,如果按照《中國藥典》要求,入葯時人蔘葉子治病比人蔘更有效,但事實上人蔘葉子能有人蔘的療效嗎?」一位有多年經驗的老葯工告訴本報記者,「中藥材的藥用部位多為根及根莖、根皮及莖皮、種子果實等,與土壤密切接觸,很多中藥材達不到《中國藥典》要求的標準,其中灰分、酸不溶性灰分、浸出物、含量等項目合格率非常低,如蓮子心(含量不合格)、土鱉(灰分不合格)等。部分散劑在臨床中也需要應用,如黛蛤散、青黛等,但根據要求,這些散劑藥商沒有資格經營,這就限制了醫生開方用藥。」

今日关键词:中国梦